其實每次都想提筆寫什麼,但是都說不出來,這種感覺真的也很不好。不管是國文老師還是什麼有名的講師,都說要能寫一偏好文章的不二法門是多寫、多看,我也知道,而且真是被這些很虛幻的話給灌報了!可是,雖然李先生白曾說過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但是誰能隨時隨課的體會景物事件箇中的奇妙呢?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