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真的放下,從荊棘密佈的叢林走道廣闊無涯的草原,那片草原沒有什麼我不喜歡的自然生態,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總是有我探索不完的驚奇,沒有寂寞沒有憂愁也沒有那些總是把我逼到瀕臨崩潰的懸崖。現在的他們,把我淹滿。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