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嘗試著不要把自己搞得那麼複雜,我嘗試著不要把自己弄得這麼心煩,讓一切都簡單下來,可是為什麼事情總是不那麼簡單,簡單的定義就是我可以處理的了,可是為什麼人和事情總是這麼複雜,讓我摸不清頭緒。

是我太笨不知道該如何處理,是我經驗太少,不知道如何表達我的情緒。是我的錯 嗎?

覺得大陽是溫暖的製造源,但是有時經過照耀後,我的心情卻更加冰冷,其實,他並沒有啊。只是我曲解了,我用心情把它給凍著了。是我,對!

看到你很高興,但是為什麼現在覺得有時後上天的安排遠遠比我所期待的更為的好。原來存在著一點的希望總比完全失望來的令人期待。我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了,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解除了,(是解除而不是解決)只是覺得太心酸,太苦痛了。

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期待,到最後都變成灰燼。

哀莫大於心死。不管昨天今夜還是明日,每天都在改變,每天都有人會受傷害。

一首又一首的抒情歌謠,又能治的了多少的傷心人?望著樓下的風景乾站著,風的味道是一陣想哭的鼻酸,泛黃的斷句把思念壓成薄薄扉頁。而微昏的天際也飄不來絲絲白雲,白熾的燈泡把這個空間照的更死寂,蒼蒼的聖誕樹照掛的竟是包裝好的失落,等著拆禮物的人拆封收到。

一直想著一步電影叫「失落的帝國」,我是不是到了這個國度,被自己鎖過?

你沒有說話,我看不到你的表情。匆匆是慘澹的寂寞。包夾住的雙人舞,沒有交換的眼神,沒有意義的等待,旋轉一圈以後各自分開。舞衣上我撥下的鱗片只剩一束刺眼的閃光,不停眨眼。

在黑白相間的琴鍵上,從右彈到左,從高空中的潔白彈到地上的黑暗,再也沒有比這個更讓人心死。於是你穿過暮色的獨調,帶來風的嘆息,帶卻陽光的小調,讓這個舞台關了燈,瀰漫著黑暗。

如果可以回去,你願不願意回到那個星期三還是星期五的戌時?如果你不願意,我會一個人回憶曾經我們一起翩翩的起舞的絕響,那盞小燈裝下我們的手指舞蹈。








我會學習。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