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棵樹再也開不出花了。

在回家必經的一條小巷,裝滿了我對那棵樹的深深思念。她是一棵樹,有著勻稱的身材,總是以滿叢的金黃色小花迎接我上下學。記得到了她開花的季節,彷彿只要一陣清風徐過,她就抖下那如絮般的花,替我鋪上耀眼的康莊大道迎接我,當然她也不甘願只是灑著金色陽光,到了秋季她就為自己披上橘紅色的鳳冠霞帔,燃起秋季的一把火炬把這條小巷蘸成豐收的色調。

可是,在某個月明星稀的夜晚,小巷內的住家失火,遠遠的,我彷彿看到周幽王烽火戲諸侯的景象在我眼前呈現,原本月夜迷濛的黑夜在黑煙的籠罩下變的更加混沌。那場火過後,開始有人質疑這棵樹的存在,有些人說這棵樹擋住了消防通道,阻礙了救援時間,也有人也將視這棵樹為詭譎不詳的象徵。

猶記過了幾天,那棵樹開始她茫然不知所以的把她身上所有的花抖下,抖得整條小巷像下了一場黃色的霏霏大雪。在我看來,那是她自責、無奈和忿忿不平的淚水,無聲有形的控訴她所遭受的不公。可是,她的控訴卻把她帶往死亡的斷頭臺。銀色的電鋸就這樣從她的腰間鍘下,我看到他的木屑飛濺起,啪一聲,她倒在自己的花海中。有人歡呼,有人默然。後來,這裡再也不會有棵樹迎接我,從此,這裡再也不會有人駐足。

從此,這棵樹再也開不出花了。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