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背背啊,你會不會常有一種感覺叫失落?」我吸了吸鼻子,不知道為什麼開始頭昏。

「會啊,可是到了我這個年紀,我學著、學會妥協。人生嘛,風風雨雨,當海浪已經把礁石沖出凹洞,甚至是夷為平地,就再也不會有感覺了,因為它再也不能對你造成傷害了。」

「那大叔背背你會什麼講你的過往情傷的時候還是留露出不捨?你應該要習慣吧?」我說,搜尋他車上的衛生紙盒。

「因為......後悔和自責是一輩子都不會消失的痛,尤其是傷害了一個人。」

「我們就這樣一直交往著,那段時間,我的生活真的很優渥,早上都有她的早餐勒!中午她也會親自送她做的便當到我教室,我說可以不用這麼麻煩,可是她總是笑笑的說:一點都不會啊!然後臉上皺起一道圓弧,踏著輕快的腳步走在我旁邊。
我記的有一次我跟她借課本,看到裡面夾著一張紙,上面寫著一堆的菜單,我才有點瞭解他是有多在乎我這著不值的在乎的人,但是,我真的好廢!我還是對她的付出視而不見。」

「你把那張紙條揉掉了嗎?」我問

「我夾了回去。裝作沒發現它的存在。」

「後來呢?你還是對她這樣嗎?」

「所我以我才說我該死!」

「對,你說的對!男人都是犯賤的。」我說,心裡哼哼的笑了幾聲。

「真是。後來我們還是這樣繼續啊,我是他心中的日月,可是那時,在我心裡的她是什麼呢?或許她只是個陪伴吧?」

「學伴勒!等一下,停一下車,我想下來走走。」

突然我想起龍應台可以因為一整片的星空而停車駐足,仰望那神聖而不可褻瀆的天空,那我呢?看過今天的烏雲密佈,心裡會不會有一些線索?或是在這塊布幕上得到什麼啟示呢?

「妹妹啊,我看你真的真的有一些沒解決的事情喔,要不要說出來我幫你看看?」

不知道為什麼這個司機背背給我一種感覺:喜感。總覺得他跟我有頻率是可以接上的。還是只是我的一相情願?

「你知道為什麼我會聽你說這麼多廢話嗎?因為你無意間說的那句話:找自己。你怎麼知道?」這個問題我真的很想知道。

「其實,你是想逃避吧?逃避你現在的問題,以為事情過了,躲起來安靜一下風波就可以平靜一點。」

「是嗎?或許吧?不知道為什麼我還想......其實...」

眼淚一顆顆的垂下,這是一個很有趣的現象,當你第一顆眼淚掉下來,它就止不住的像水壩洩洪一樣,一發不可收拾。

「唉呦,哭什麼!」

當你知道眼淚被別人看到的時候,又有一個不可收拾的現象,叫做將錯就錯!反正已經被看光光了嘛,那就大哭吧!

「哇哇!!(糟了,好大聲,管他的了!)」

再也忍不住了,為什麼會哭呢,今天天氣這麼好耶,而且而且....

「夭壽,不准哭,要是別人來還以為我喝醉了欺負了個沒人要的智障女生,這樣我建立的優良形象就破碎領,然後不到績優獎金了啊!」他說,露出不知道該怎麼辦的表情

死背背,你在說什麼啊?我要加足馬力把你打如深淵,永世不得超生。

「哇~」

「乾,怎麼更大聲啦?」

他轉過身回小黃,抓了一盒衛生紙遞給我,很蠢蠢的抽了幾張塞到我眼前。

「拜託,老祖宗,您行行好,我帶你也不薄,不要這樣對我阿!」

我不知道我哭了多久,只知道我哭了有點累,從嚎啕大哭,到淚流不止然後抽咽停止,凝望遠方,呈現半智障狀態。

「頭好痛。」好狼狽,幸好今天沒化大濃妝,要不然不知道我媽現在認不認得出我來。

「水。加油站送的。」

司機背背很帥氣的朝我丟來,我很不爭氣的沒接住,看著礦泉水從我眼前滾下去。越滾越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誰叫它是一個下坡呢?然後我看到司機背背跑了下去,還操著幾句我聽不懂的髒話。

嘴角不自決的上揚,「沒關係,背背你該減肥運動一下了。」我心想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