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我的身邊發生了很多事。這些事情,影響了我。我不敢說會影響我多久,但是至少這幾天,我的思緒一直環繞著這些事情轉。曾經以為最懂我的人是我自己,可是其實現在想想,我真的懂嗎?還是我用逃避代替作答?

因為他,我才發現原來我的癥結點是這麼的多,原來我是這樣在壓抑著自己。

我好想探索,搜尋我自己。我知道我自己是在隱瞞什麼,但是終究最痛苦的是我自己。因為再隱瞞的當下,蒙蔽的不只是別人,還有我自己。我知道在我心裡有一個東西是令我害怕的,可是我不知道是什麼,但是它帶給我的壓力已經令我難以喘息。

學姐要我把苦痛縮小,快樂放大。但是我卻早已經習慣放大痛苦,縮小快樂。對我來說,我覺得快樂之中一定帶有帶有痛苦,但是痛苦之中不一定會有快樂。快樂走到盡頭是無窮無盡的空楚,痛苦不一定會走道盡頭,就算走到盡頭,也不會有保證是快樂,最多是暫時換上一條快樂的道路,然後走完它又是......。

我覺得17年的人生,我承受了太多我不能承受的,我一直很努力裝作我很好,可是卻是因為不希望別人看到我不好,不希望看到我柔弱的一面。我的痛苦是一座高塔,別人看到的塔,寫著:「我很好」其實它卻正是我痛苦的來源,我多想拆掉這座塔,但是為了證明我自己,證明我可以建築的高度,他們為我鼓掌,我建立著。但是他們不知道建築這座塔卻是我最痛苦的一部份,這座塔是我最不願建成的,但是為了圍觀的群眾,我捨棄我自己的真實想法,用泣血的血痕當作沾黏的用具,是用眼淚做為建築的本體建成的。於是這座塔被我築的越來越高,越來越高,高聳入雲,深入天際。

把雲霧還給該還給的人吧,你無須幫我承擔,或許這就是我的宿命,我注定就是得接受數不盡的痛苦。

我一直逼著自己,希望別人看到的我是很好的,我很堅強的做著任何事情,逼我自己踏上跟別人一樣的腳步,做一樣的事,可是我只知道這是別人希望我做的,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我真的喜歡的,但是我知道我走上這條路是別人欣喜所見的。

一直說要放肆、找尋放逐的自己,其實是因為根本不曾放肆,也不曾放逐我自己,我只是幻想中這樣對自己,以為我走了千里,其實我還在原地,等待有一天我的失蹤。

我學著釋放自己,但是醒來後卻為自己又加了一道鎖。就像借酒澆愁,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其實只是想裝傻,裝傻說那道原本安在我身上的枷鎖被我拆去,也終於解開了心結。可是醒來後,狂歡後,卻發現那鎖還是緊緊的束縛著自己,不曾掙脫過,於是面對昨日的一切,都像是一個諷刺,無意間,我又為自己上了一道我自己的鎖,這道鎖,有讓我沈重十倍。

我瘋狂的為我自己加鎖、堆高塔,把自己逼入死角。可是我已經忘記拿下來的方法了,我也學不會。

我不是羅蜜歐,就算我找到茱麗葉,也是悲劇一件,注定我不會達成我想要的。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