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不敢相信,是我太好騙、太容易相信別人:還是 人性所為,這才是是人性的開端?人,就是注定的不和平?

我寧願相信是我太容易心軟。

我實在是不想再生氣了,對任何人,我把自己變的沒有情緒的起伏,因為我不想再傷人了,面對過往的種種,彷彿李大師所言:浮生若夢,為歡幾何?曾經我所渴求的行動是如此的不堪入目,為了不知道的什麼東西費盡心思或是所做的粗魯舉動,都讓我覺的像是人生中的污點,怎麼洗也洗不掉,只能裝作沒看見或是遮掩。於是,前車之鑑,我選擇了什麼都不要,孑然一生,安安靜靜、什麼都不說,只是微笑點頭的好好人。我以為這樣爭端會變的比較少,可是,卻又為我帶來了很多的困擾。

開學到現在,你只有出現過一次,是第一次,全班的人一起去的,然後,我就從不曾見過你了。每每,當大家被罵的時候我都很自責,因為我知道事情發生在哪裡,是關於你和我之間,可是,我選擇了閉上嘴巴,不想多做解釋,可是一次、兩次、三次,每次都是我拖累了他們,你知道我心裡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嗎?我知道他們不說,但是心裡都不好受,他們心裡一面勸著我,一面又批評你,這也讓我很為難,可是,你連詢問都沒有,你沒有。你閉上你的眼睛耳朵,留我獨自一人面對。兩次,都是別人的幫忙和解圍,可是,你都沒有出現,甚至連一句問候都沒有,我要怎麼幫你說話?

一直到昨天老師的介入,對不起,我只能這樣。你知道當我回答的時候我有多難過嗎?連聲音都是抖的。

然後,你傳了我一張紙條:這也是你對我說的第一個問候:向我道歉。

你不知道我有多感動吧?你向我懺悔你的錯,還畫了一個哭哭的圖形。然後,我跟你說:沒關係。明天我們可以一起......

好傻,一聲鐘響將你給我的承諾摧毀。你看見我卻勾著別人的手,看到了我卻別過頭,看見了我卻和那個人走向反方向。

情何以堪?你說的是什麼?我想,我不會叫住你的,我什麼都不會說。我甚至懷疑你是不是連基本的良心都沒有了? 我選擇閉上眼睛,讓你和我走向180度的世界。

































後來,我仔細想想,你也沒有對我做什麼承諾,紙條上寫了你的抱歉,卻從來沒有跟我說你會怎麼做。

































是我太傻,對人性的想法定的太高。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