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我想為兩件事跟你道歉:
首先是我說你學校某些人也是廢渣的這件事,或許是我的周遭有發生一點事讓我說出這種話傷人的話語,所以,我先為我的不當言詞道歉,對不起!
有時候,我覺得我才是我口中的廢渣,難怪我媽會常說我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我也是因為這樣而不敢說話的,所以有時候我很恨我自己,永遠只能說「對不起」的自己。

再來,我覺得有必要讓你讓我自由了。我覺的在這樣僵下去對你對我都不是好事,所以我和你應該有必要停一下了。你不是被丟掉,只是你和我都應該去想想怎麼辦對你我比較好。其實你不用問我為什麼,因為你也知道,說穿了就傷感情了。

其實,旅行不一定要有誰的陪伴,一個人的風景比兩個人的風景或許更能激起心中的漣漪。




如果你的分手信長這樣,你會作何感想?

我個人是覺得算婉轉了,至少不是殺殺殺!死死死!

上了高中以後,才發現身邊的人原來很不快樂,有時後看他們瘋瘋癲癲忙忙碌,以為他們將大把青春注入了他們的17歲畫布,我以為他們生活過得很充實,沒有白費。其實,他們才是迷惘的一群。他們的迷惘從不曾展現,一旁的我們僅能看到表面的虛華,還以為他們本來就是浮靡的人而疏離。

錯的離譜。

一定,在我們心裡,有一個禁地,脆弱的地帶卻建築著堅固的迷惘。我不相信每個人都有光明面,但是我確信每個人都有陰暗面,一直緩慢的摧擊著自己的心靈。有時後浮光掠影的輕拂,卻令自己傷痛不已。生命的這條路,我們都走的太辛苦,這停路是荊棘鋪滿的路,沿途的小花僅能帶給你少許的微笑,但從不曾減輕你的苦,接下來,你還是得抓著腐爛的花瓣,一步步留著血去面臨你的每一天。

是不是生病了,生病的到底是誰?變了,到底又是誰變了?什麼時候,我們的眼淚不再是生理所需,而是心理的痛?什麼時候,你寫日誌不是為了寫給自己或分享友人,而為了那些跳動增加數字?

























我們都忘記了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