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很多的打算,可惜都沒有實現,我有很多的夢想,可惜都不能實現,在現實和夢想之間,我試著找一個平衡點。

我以前說我很想出去玩,可是卻永遠在台北的街頭晃,我說我很想坐火車,可是有一天才發現我連火車站都沒進去過幾次。

我以為高雄市在遙遠了另一邊,開車要開盡半天,可是有一天,高鐵出現了,可是我連高捷跟高鐵都搞不清楚。我以為國光客運只載客到中正機場,我以為阿囉哈客運只接團體的出遊,原來不只啊,我暗嘆,試著隱藏住我的迂腐。

直到有一天,一個神奇的人出現了,我只能說她實在是太帥了,顛覆了太多我只能想像的以為,我以為不能實現的以為,總之,我想是她激發了我吧?我猜。

以前的以前,我就幻想自己長大的時候能背著背包,一個人迷路,卻是很輕快的迷路,漫步在大街小巷或是荒郊野外,然後在那個彼此互不相識的地方,找到自己,然後 得到什麼。問題就是發生在這個長大身上了,到底什麼時候我才能長大,長大多少才足夠自己出遊呢?歐!就是他顛覆我的。

國小的時候想國中,國中的時候想高中,終於到了高中卻還是再想等等大學吧,於是,一直一直這樣說服自己不夠大,不夠成熟,然後,他出現了。

他,一個人背著行禮,搭著國光(他說比較便宜),就這樣一聲不響的走了,走去哪?高雄、新竹.....,我問他你爸媽都不替你擔心嗎?他說:我爸還好,我媽就...了,所以以後我都事先到那個地方在打電話給我媽的。我心想,好一個先斬後奏!基本上這樣已經夠勁爆了,他還常在外面過夜,星期五不見的原因是因為他將在當地玩3天。

我很喜歡這樣的人,很直,很趕,下定決心就走了,不會這樣拖泥帶水,猶豫不決,所以,我決定了,17歲就又快結束了,我不想再騙自己不夠成熟了,當某一天我回頭看過去,真是慘不忍睹的血跡斑斑,如果我還活者,或許我需要一點我曾活著的證明,除了圖片的美妙,我還想讓我的身體去感受,所以,我走了,壓低我的帽沿,走囉。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