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我不懂為什麼藝人們總是保護自己的家人,騷擾自己可以,但是絕不能造成家人的麻煩,但是似乎現在,我能懂點點了。

我不知道你們會不會保護你們的家人,但是我想之前的我是不會的,但是經過一點點的事情以後,我發現當全世界的人都背判、不相信你,只有一種人會不顧一切的站出來挺你的,就是你的家人。

曾經被羞辱過,但是我習慣忍下來,當作沒什麼,靜靜的不說話,用笑笑隱藏我的窘迫,面對流言扉語,反正已經沒有能力反擊,不如就這樣心死吧,我是這樣安慰自己的。可是某一天這件事被挖起,面對家人說起這段塵封的往事,還是會忍不住串起流蘇,這時家人說你怎麼這麼傻沒有在事後立即告訴他為你討公道,打電話替你討回公道。

你感動是因為這一席話。

有時後你明知可能有些事情是自己理虧,但是還是仍希望至少在當下有一個人是支持你的,不是立即推翻你的舉動,有時後你只是需要一種有人相信自己的動力,如此這般,你需要建言,但是至少在當下,有一個人能瞭解、關心、慰問你,說那個人不要臉、有構建,就是這樣吧!

有時候脾氣有不是這麼容易改,但是總是不知不容中發現自己有變了點,從前的火爆浪子都可已變成現在的文質彬彬,為什麼,不是隨便造成的,而是環境是人,當你看到別人跟你遇到一樣的慘事,他可以大笑帶過苦水,你又有什麼資格對現在的生活大肆批評呢?

人,是會變的,當你看見夜晚有一個人為你點上回家的燈,什麼都不說只是問要不要一碗麵的時候。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