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我被搭訕。在捷運。

就是很討厭的搭訕方式,那邊的那個人想跟你要電話。

c/au/,這種人真是沒膽,其實本人我並不是喜歡這種方式搭訕,但是我算算,男人真的很沒膽,自己喜歡的為什麼要別人幫你傳話呢?幹嘛?自己見不得人嗎?還是你怕拒絕?搭訕的藝術在哪裡呢?怎麼做能讓兩方都能很平靜的做完這個活動呢?我想除非你口條好,三句話就能引起別人的注意,要不然就是長相奇佳吧?要不然只能得到白眼。

為什麼派人來問是失敗的呢?因為給別人的感覺就像是你玩大冒險失敗,於是我們只是你的處罰品,失敗。

最近再看一本書叫做豔歌行,覺得有點害怕,是不是以後我也會成為他書中的其中一角?自從看了王文華的兩本書,說時在的,第一本看的我真是臉紅心跳、不知所措,可是問書的主人,他竟是微一微笑說還好吧!我想他應該對我生命中佔有一部份,所以他深深的影響了我,後來我也是見怪不怪,認為是文學的一部份了。後來的小說露白敘述也能接受,甚至是麻木,到cp的現場場面我也都能氣定神閒了,不會像大大一樣動不動就在那邊叫叫叫,發出奇怪的聲音。

豔歌行是在說在台北的青春女子在她生命中的青春時期的一些事,但是大多和男人有關。當女人和男人在一起,就一定會發生事情的啦,面對這些來往的過客,女子又是怎麼互動和想法呢?書裡的大概是這樣。基本上如果沒有好耐心應該是不會看完它的,因遂現在還有一本書再向我排隊:第十層地獄。目前我攻到一半,發現我又陷入深深的迷思中,就是「怎麼都看不完阿」,通常這不是好事,因為他對我已經不具吸引力,而且與其說是長篇說小說,我寧願是說散小說,沒什麼連慣性。

阿阿,為什麼高三開始喜歡小說,不行不行!!我要.........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