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事情我想說出來,但是就像陳水扁說的:有些事情是不能說,那些事就是你走進棺材,你也不能說的。

我有好多事情,好多秘密想說,但是目前,我不能說,那些東西如果是不能說的,那我只能把他帶進棺材。

歐陽脩說: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鞦韆去。如果你現在問我,我也只能對著你哭,說不出話。這是對人的不信任嗎?你問,我說不出話來,或許是,因為從小就是這樣,你以為可以信任的人,可是他卻你最深。

不說了,反正就是這樣,這社界沒有極好,卻有極壞,人生就是蜘蛛網,人是陷在其上的昆蟲,白色的珠線沾黏著世界上最美也最毒的陷阱,我們等著被吸食乾淨,留下活過證明的空殼。

好可悲。

一次次的說醉了,其實是根本沒醒過。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走不到楊柳處,沒曉風沒殘月,或許只有你吐出昨夜的種種。

c/au/人生到底是什麼謊言的集聚體?孔子說焉之生,何之死?是啊,不知生死,為何又要生死啊?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