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空亂流,氣流一快一慢交會,形成急速下沉和上升氣流,也正因此,客機一旦闖進晴空亂流之中,免不了一場空中驚魂。
晴空亂流好發於三萬英尺以上的高空,而且集中在南北緯25度到45度之間,也就是東南亞、日、韓以及北美區域航線,不僅肉眼看不見,天氣雷達也偵測不到,宛如隱形殺手。

當然我不是這麼專業的人談晴空亂流,我指的是我的世界就像晴空亂流一樣,無跡可循。

我媽說她不希望我當空姐,但是如果我有能力的話我當然不排除了!時差什麼生理的話就算了吧,一生只能活一次,如果有什麼萬一的話,就當死前的一次免費雲霄飛車,痛快無悔的去找徐志摩教我寫濃得畫不開的文字吧,還算滿划算的,連骨灰灰飛湮滅在何處都不用在意,因為也不能選擇,就隨他去吧,沒什麼好在意的。

天空是畫布,這麼純淨的畫布讓人捨不得為他沾上顏色。如果我夠勇敢的話當時的美術課我就應該勇敢站出來來幫他們喊話:「老師,你看這張只是多麼乾淨無暇,為什麼我們要畫畫來增加她的斑點呢?老師你們不是叫我們不能化妝嗎?這張紙就向她的臉一樣,為什麼你們還要我逼我為他上這麼恐怖的濃妝呢?」只可惜當時我沒說。

晴空亂流,當一切風平浪靜,卻在下一瞬天旋地轉,走向未知的世界。小時候搭飛機時我就常在想,如果遇到亂流會怎麼樣?可是當我跟他們講這些話的時候,我都會被罵,可是我真的好想知道,如果我葬身在天空上,我想:至少我的身子還是乾淨的,這麼多人被地上的苦痛肆虐,我何其榮幸在這麼廣大天空飛完這一生。當大家都找不到埋葬的好地方,四處勘查風水,我卻在這麼大的天空有這麼大的地區容身。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