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天我觀察到我的一個現象:特別想寫日記。

最近我發現我會一個很奇妙的行為,躺在床上可以3秒鐘睡著!甚至我的左右堆滿東西也無所謂。為什麼我變成這樣了?感覺就好像突然昏倒一樣。

還有我要向他道歉,那天不小心就靠著他的手睡著了,然後流了他滿手的口水,連我都羞紅了臉,可是他仍是靜靜的對我笑!真是羞啊~乾脆拿棉被遮住我吧。

然後呢,就是我感冒了,今天我打的噴嚏比我活的歲數還多上兩倍了吧?我猜。這次的感冒也很不尋常,感覺沒有一般的感冒感覺,但是卻讓我一直很想哭,因為超酸的!酸到我還真的掉下淚來,去補習的時候,某隻很人性化的魚還高聲的問說:黃慧文,你哭囉?於是幾個愛管閒事的人們還轉頭往我看,真是...干你風箏事,沒看過別人留下幾滴感冒的酸淚嗎?於是我很厲害的用衛生紙遮住我眼睛以下的容貌,有殺氣的瞪了那些沒事轉過頭來的人們,當然,沒有人能逃過我眼下的利刃,他們帶著直發毛的身軀轉回去了,這件事告訴我們,沒事不要隨便看人,殺人事件是就是由此發生的!

坐在我旁邊的小妞真可愛,毒奶粉風波四起,聽說有一次老師在上課的時候談帶毒奶粉造成的後遺症,嬰兒可能會有腎衰竭、腎結石之類的病症,然後他就高聲的問:那他們死後就有舍粒子囉?然後大家就笑了。

看過海角以後發現這是一個追流行的活動,電視在燒,報紙也燒了幾天了。從景點到人群介紹都有,只不過我還是喜歡看分析這種東西。想到分析,我發現還是有人不死心問我要讀什麼系?這真的是一個好問題啊!軟軟的說我會讀商,因為我一副長起來就是老闆娘的臉色。另一位聽說長的像賴雅妍然後也說桃花很好的人說我會讀文,因為他覺得我好像滿不錯在寫作上。我不知道要怎麼回應。

我和絜絜沒有聯絡了,但是因為失去他,我竟又遇到我失訊已久的友人。

祖榮是我第一個跟我睡的人,這樣說很奇怪,用相處好了,但是相處完全不足以形容我跟他的感情和習慣耶,要怎麼說呢?就是就是比好朋友還好朋友的人?雖然不會牽手但是那段時間我們膩在一起,他會幫我準備飯菜,我會耍任性叫他幫我洗碗(可惜沒有凹到洗衣服),為了跟我出去帶2000元,結果搭車把錢包丟了,隔了幾個月那個人把錢包寄回他家(因為有證件),除了2000元以外東西都回來了,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下三爛的人啊,我不懂!於是祖榮那段時間跟我借了點錢,連早餐都硬撐吃餅乾過日子,還說什麼正好可以減肥,看了我心裡很不捨,宵夜我們一起分著吃。最近他說他弟當了我學弟上南門的音樂班。緣阿。

我些事情我不想忘記,想到這些事都會讓我心裡有些悸動,所以我希望等我老的快要死的時候,我還能靠這些東西回復我一點青春的肉體(美好)。

昨天我搭車的時候被嚇到,又一個好有正義感的人對那個看到老人不讓位的大聲咆哮:「你是沒看到老人,不會讓位嗎?」然後那個人才悻悻然起身。前天我搭捷運的時候看到個帶著2個小孩,一手還抱著小孩的婦人搭捷運,沒有人讓位給她,最諷刺的是那群女高生看到了,逗小孩玩卻不讓位子,直到其他人問他們要不要讓位,他們才讓,後來我聽到他們說:他們沒看到啦!我無言,過幾站到了台北車站,好多人都下車了,車上又是一群新的乘客。

我要更正一件事,我的噴嚏數已直逼我歲數的3倍了。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