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裝死。

太多時候我想裝作不知道、不知情,然後躲過制裁。

總覺得自己擁有的太多,害怕有一天所有我現在擁有的灰飛煙滅、離我而去。

講這些不是杞人憂天,只是有感而發。

有時後路過大街小巷都會看到很可憐的人物們,他們的行徑或許礙著人了,但是在你討厭他們的時候,其實他們心裡也是十分悲苦的吧?

面對那些揮金如土的人,我討厭。

如果是走那條路,我會遇到一個賣青菜的「家庭」,青菜一堆堆的擺在地上,用紙板寫著價錢,十元、十五元、二十元......。一個爸爸媽媽帶著小孩賣菜,有時後你會懷疑,就算他們再怎麼厲害賣完全部的菜,他們今天的收入是不是有三百元?當你用一千元大鈔跟他買五十元的青菜,你懷疑他是否有足夠的零錢找給你?

你要怎麼原諒自己?龍應台所言的沈重歷史負擔我的感刻不深,但貧富的差距感令人發毛。

我想裝死,當我們口口聲聲大喊被剝削,但是有一天赫然發現,自己是主動剝削的那一方。

於是,天晴的空,又出現了亂流。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