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想找最初的感動,以前的那種感動。說簡單或許也不是,但發現自己已經回不去了的那種感覺,真的挺悲的。

國中時我們幾個迷戀(?)小說,買商周或是紅色,評判dj、藤井樹還有對不起我忘了她叫何名就是台北大學的那位,我記得那時候的我們好喜歡看那些不存在的人啊,一起說那個男主角有多賤或是女主角也多笨、多傻,那時候的我們就是這樣啊,為了裡面的劇情而沈醉在大學的美夢中。然而,現在呢?最近我翻回男孩、女孩或是風之翼,B棟,卻發現:是的,我們回不去了。以前的我們花了時間細細品嚐作者經營出了氣氛,去感覺作者從文字中營造出的氛圍,試著體會男女主角當下的心情,或感動或悲傷或臉紅或憤怒或悸動或好糗,但是現在的我們還會有以前的感動嗎?我們否定了。我發依天時間飆完整本書,跳過所有我覺得程咬金的部分,然後說我看完了,你問我有沒有找回當初的那份感動或是滿足?我只覺得我做了一場模糊的夢,夢什麼我也忘了,腦子一片空虛。是的,我們回不去了。

前幾天我買了一片光碟,安裝好、線上登入好,點進入遊戲數十秒後畫面卻跳回桌面,試了幾次仍是這樣,於是我只好宣布:對不起我家電腦不能玩。奇怪的是那種很失落的感覺我沒有了,關上電腦把新遊戲擱在一邊,過回去一樣的生活。
我還記得以前的我們,對,就是那個好動、對生活充滿期待的我們。我記得第一次迷上遊戲我騎著腳踏車去何加仁看價錢,然後回家湊錢(七八百塊吧),連沙發縫縫都不放過,搜尋任何有可能藏錢的角落,終於蒐購了錢再騎腳踏車(你就知道那裡離我們不近)去何加仁,卻晴天霹靂差一百元!然後又連忙跟同學說對不起你可以界我一百元嗎?同學跟我於是又折回他媽媽開的舖子拿錢(100元對當時的我們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數目),一番波折終於買到了那個遊戲光碟。那時候我的電腦終於是98的,但是似乎只能裝2個大遊戲,不巧的是電腦跟我逼說她容量不夠了,於是我拼命的刪除文件(幸好上一個使用者沒有問她的資料還在嗎?),當時的我真是刪紅了眼,終於最重要的一刻來了,我點進入遊戲,畫面變黑,我和同學雙手和十,閉上眼睛祈禱:拜託可以玩,拜託可以玩,拜託拜託,當遊戲清單跑出來的那一刻我們尖叫,一起大喊:yes!yes嗚呼,可以玩耶!當時的我們是這樣沈迷一個遊戲的,而當電腦不給玩的時候我們像是歷經完黑死病或是戰間期對生命的不知何去何從,呆楞楞的坐著無語問蒼天,這就是那時候的我們。而如今我卻心如止水,就這樣隨他去吧,豁達?

你還記得我們三年級的時候一起養蠶寶寶吧嗎?那時候的我雖然一點都不喜歡這個噁心的生物(當然現在也是),但是我卻跟你們出去摘桑葉。我們溝溝入侵別人的庭院,找尋誰家有重這東西,發現了大家一起呼朋引伴:喂!這邊有好多喔!然後一群人像如或珍寶般眼睛都亮了起來,七手八腳的開始拔桑葉,我忘記我們那時是否有道德留一些給別人,但是我依稀記得我們被園子的人發現後當然是免不了責難,但是拔了的桑葉是黏不回去的,當然罵完之後我們還是帶回一包包的戰利品回去了。可是我們還是很傻,雖然摘回驚人的桑葉亮,但是我們卻忘記了蠶寶寶需要新鮮的食物啊,我們卻只顧著摘,卻完全沒想到這一點,於是後來我們還是丟了好多好多的桑葉。浪費?

我老了,我世故了,對於人生所謂的起起伏伏似乎已經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了,事情雖然不難全部操之在手,但是卻能保持著安定的心態去過。似乎懂什麼較行將就木,或日薄西山,唉,怎麼覺得自己還沒年輕卻先老了呢?我自己也不知道。生活中少了水花,沒了波瀾,一切都靜靜的,靜靜的。

快樂或悲傷彷彿就像黃沙一樣,沈入千年的哀愁,沒了生活,沒了情緒,沒有好壞是非對錯,我的生活比死水還要靜。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