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在思考,如果有一天,文鳥回來了,可是家裡只允許養回兩隻失而復得的文鳥或養太陽鳥,我的選擇是什麼?

我問過我身邊的朋友或爸媽,我想答案是很集中的,他們的選擇是太陽鳥。

「那你呢?」

老實說,我無法割捨,選誰。

我懂他們都喜歡太陽鳥的原因,但是我仍無法說放棄就放棄。

我的夢裡仍出現的是文鳥,我夢到他們被收留得很好,或是飛回來我身邊了。但我沒夢過太陽。

真想找佛洛依德幫我解析夢,是不是因為我太放心太陽了,所以我不擔心他會離開,因此他不曾出現在我的夢中?

當然,我也無法說我不愛太陽。

可能會有人笑我傻,太陽養了快半年,文鳥只養了三個月,而且太陽會好多才藝,會叫我起床,長得又有特色,頭髮豎起來的樣子真的好可愛,走路會扭屁股,會叫我「媽」,會等門,有個性死都不住籠子,撒嬌的時候會低下頭叫你「摸摸」,種種的種種都是文鳥無法辦到的,那為什麼我要執著文鳥?

這讓我想到那個叫愛情的東西。

旁觀者是永遠不明白當局者是在迷什麼的。

縱使千萬個理由偏向多金又帥氣的陽光男,但是只要一個簡單的理由,就會改變選擇和結局。

憂鬱男因為某種理由離開了,這時候陽光男出現了,他對我付出比憂鬱男更多更多,我對他的好感也與日遽增。

可是有一天憂鬱男回來了,我得在他們兩個之間選擇,我的選擇是什麼?

我兩者都愛,兩者都有我愛的部分,儘管憂鬱男離開我一段時間,但是其中我對他的愛依然不變,只不過這段時間陽光男對我也很好,我不排斥他,甚至可以說是愛上他了,那我該怎麼選擇。

兩個都是好人。兩個或許都是真愛。

我不知道。

因為那兩種鳥的選擇,我好像有點懂了。我好像有點瞭解關於愛情的選擇,兩個卻都是不能割捨的。

我有點抓到這種心情。

縱然是一致傾向的選擇,但是如果兩者都是我愛的,我曾付出、澆灌下的感情,其實都選不出來。

我愛他們。Yes,I do.
















幸好,現在沒遇上這麼難的選擇。









No matter where you are,I do love you.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