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她說的,我並不是一個很執著於過去的人,我可以很快的把所有的東西丟到資源回收筒。但,我更羨慕她,用時間把那些他不要的東西慢慢消化、分解成垃圾,永遠不再想起或看見他們。

資源回收筒的意思是或許他們會變成再生紙,可能有一天我還會發現他們就像鬼魅一樣,陰魂不散重新出現在我的生命、腦海。在夜幕低垂或夜深人靜的時候,你會驚醒:原來,他從來沒有走出你心深處,之前只是一味的把他們壓住,可是清風一吹,那些令你傷心的是就像飛散的塵土,飛揚在四周。

我並不是一個很容易轉變心情的人,只要一點小事我就會耿耿於懷,或許他人並沒有意識,但是我總會自覺地把自己逼到死角,這種類型,我自稱「自戕」,就跟字面一樣,自我戕害自己。

而最淒美的眼淚依舊飄零在萬紫千紅的春日,總是要等到歷盡滄桑才會懂得痛苦的深度。

最寂寞的時刻不是一個人對鏡自憐,而是她們的歡笑令你覺得傷心。

退一步的海闊天空,感受的不是她說的自由,而是失敗者落拓的哭泣。

簡簡單單收拾行囊向南。可是後來才發現帶什麼都太多,因為思念的重量早就超載。

不能去那裡,一方面的回憶未消,一方面你更怕你在那裡遇不見他。路很短,可是回憶卻很長。

勇氣與懦弱只在一念之間,提起和放下也是只差一個動作,可是畢竟理性和感性是天平的兩端,多一點少一點都會傾斜,於是每一次的拿捏結果都是摧毀。

你也曾像個醉漢對自己的行為無法負責,回首天涯,一抹斜陽,數點寒鴉,說的多麼的雲淡風清,但我畢竟看不透,你跟我一樣,身在其中,而且無法自拔。

他的笑還是令你想哭,你恨自己怎麼沒有發現其中的些微奧妙,若你早一點發現或許就不會這麼痛苦,但是我告訴你:直到他離開的那一天,你才會瞭解。因為你已經陷得太深,你的感官跟我的視野是不一樣的。你的她微笑會發光,他的雙眸對你而言是梅杜莎的誘惑,你一見他便被石化,你身似浮雲、心若飛絮、氣如游絲。

快樂、不快樂很難用一個選擇涵蓋完畢,就哭吧,就笑吧,被他看見又怎樣?就讓他跟你一起心痛吧。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