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知道重考的日子是很難過的,得忍受許許多多想得到的他人觀感,但是鮮少有人能想得到自己,關於自己到底適不適合重考,以及能不能度過這「又是一年」的煎熬。

我家有一個不成文的習俗,就是我的家人們都有頗高的比例重考過,而且重考為他們的人生帶來一番新的景象。更有人跟爸爸說:「謝謝爸爸讓我重考,我才有今天。」所以重考對我的父母來說並不是一個很大的打擊,反而他們都相信我未來一定會感謝他們。

有時候人都會鬼遮眼!

是我沒有認清自己。

有些人真的適合重考,他們真的能克制自己,逼自己失去對周遭的感覺,專注於課本之內洋洋自得,最重要的是他們也一能忍受反覆反覆的文字數字,有一顆堅毅相信自己的心,這種人通常會成功。但是這種人通常都在前三志願的學校,或是班上前三名。

但是這種人畢竟是少數。

大多人有跟我一樣的想法:覺得再怎麼苦也只是一年,過去以後我又是一條好漢,認為自己能用這一年改變成全新的自己,自己能忍受反覆不停的課本review,或許自己還能preview,然後考很好考很好打敗旁邊的比一女!

這種夢誰都可以做,但是這種人可能存在比例是0.01吧!不要覺得我是開玩笑,不要輕易相信自己會是那1。因為這個世界是殘酷的,我曾在補習班上國文課時紅了眼眶偷偷留下幾滴冷冷的淚。並不是羨慕我的同學們都上了大學,為什麼我偏偏在這裡?而是當下我覺得自己就像掉入玻璃監獄,那裡沒有我認識的人,每個人都冷冰冰的不說話,讓我覺得好害怕,而且冷氣超冷,所有人也都冷冷的,我就像進入黑白世界,這一切跟我完全格格不入。那是由心裡深處升起的寒意 。

「妳管他們,妳只要專注在自己的課業上。」這對我來說完全不適用。害怕就是害怕,我多希望能在補習班這片大海上找到一塊,只要一塊浮木就好了,可是越到後面我真的越來越害怕,只覺得自己彷彿沈入無盡的深海,無法自拔。

或許我對自己抱持著太高的期望了吧,幻想自己能獨行走完這一年。但是補習班真的對我來說就像玻璃監獄,看不到陽光,行為受限制,思想也被禁錮,言語交談也要注意被叮,上課鐘響又要再被教育,彷彿一切都被制約,連冰凍的冷氣讓身體都覺得不是自己的。

我只能說剛開始的生活讓我很想死。就像我沒有認清自己。

關於學業方面大家都覺得自己一定會有進步,比之前的自己更好,我想這是一定的,只要不要太誇張,畢竟潛移默化一年了,如果這樣還沒有被感染,我想上重考班這個選擇可能並不是妳自己的意願了吧!

重考的日子是無趣的,寂寞的,甚至很孤立,因為交朋友是被限制的,每個老師都希望你成為聖人,那種心無雜念,萬般皆下品,唯也讀書高的偉大情操。妳也得逼自己盡量成為那樣。

千萬不要放棄任何一科,因為又是新的一年,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如果現在就放棄,那可以讀得科目就少一科,自習時間也滿無聊的。

挫折是一定有的,我也挫折一段時間過,因為怎麼考都考輸做我前面那個捲捲頭,就算讀了很多遍仍是以數分之差飲恨敗北,但是後來她穿著中山的體育褲告訴我:「我一定要上台大企管!」我就覺得我安慰了。

記住要認清自己是哪塊料,重考是不是真的會使未來的自己不後悔,能否控制自己完好度過一年,相不相信自己會成功,數年後回頭看這一年會莞爾而不是嘆息。

到了現在我也仍不是很確定,而且看到補習班報紙的榜單上印著自己的名字還是覺得有一種不真實感。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