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後我跌倒是因為期待有一個人能扶起我,但在真實世界裡,當我跌倒時,我並沒有給任何人一個扶起我的機會:當我即將往右邊摔去的時候,有一個人在右邊準備接住我,可是我的反射神經會叫我往左邊很狠的摔下去!。我寧願很痛,也不想要被人扶起?

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我開始會擺爛,這是一種不被接受的態度,但是是一重自我防衛的方法,只是不被人認可罷了。

擺爛這個詞是我高中很常聽到的,老師常訓誡我們不要學習這麼愛擺爛......之類的,但是那時我深深的覺得其實並不是那些他所謂「愛擺爛的人」喜歡「擺爛」,而是在學習上大家遇到的困難太讓人「不知所措」,準備不周才會讓人有「擺爛」,我相信每個人的學習資質都不一,在不同類別的吸收程度都不一,不能用同等標準去衡量每一種多樣的人。

教育一個從smart變成genius的人比一個從idiot變成norma的人l來得簡單又省成本!可是本身有gift的人少,而且這種人很莫名其妙的在家庭關係上就先重重摔了一次,而這一摔就把他的未來被人先入為主的否決了。後來就被埋沒了。(本段主旨跟第一段沒有關係,還是圍繞著「擺爛」來說明)

這種人只需要一些指點就可以矯正過來,他們需要多一點關懷,但是會吵的小孩一定會有糖吃,而且會吵的小孩背後一定有一個靠山:家長的壓力,相對的這些小孩卻沒有靠山,他們被逼迫任何事都得自己來,這不是一種「獨立」的表現,相對的這種過份的獨立會使人失去「信任感」。如果一個人不信任他人又不得不一定要跟隨他人,他們就會在行為上變成「陽奉陰違」或是「擺爛」度過。

這也是一種命。只不過擁有這種命的人太多了。

我只是有感而發。

教育到底應不應該分班呢?一個報導說國外有一間學校在上數學課的時候將男女分班教學,在男生的教學上用競爭、遊戲的方式進行;女生的話則是分小組互相討論、互相教學。後來學校發現這種教學方式真的使學生的成績有大幅的進展。然而有些專家仍抱持著懷疑以及不贊成的態度,因為他們覺得這樣會使「性別」的隔閡越來越嚴重,而且不見得男生喜歡競爭,女生喜歡交談!

那妳覺得呢?

翁姓命案的那位經手人說的老師都放棄他了,這仍不是理由,因為不一定每一個學生會釋出機會讓老師幫忙,而且他們因為對人際方面的不信任,所以使他們對外界設下的防線嚴密,自然就讓人「難以靠近」,後來逐漸邊緣化,墜落。

總結是不能把每一個錯誤推給別人,擺爛雖然有可能是環境所逼,但是如果能改變而不去作改變,那就不是任何人救的了的事。

所以我也要反省自己為什麼不乾脆給別人狠很抱住我的機會?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