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的確很忙碌,但是最讓我覺得可惜的是我不知道自己在忙什麼。或許這樣也好,忘了我是誰。

我還是很努力的想建立好我的人際關係,但是這對我來說仍是很難的一環。無法很輕鬆的穿越人群,頷首微笑。害怕尷尬還是其中一個無法復原的傷口,我所期待的跟我行動的總是不太一樣。

有人可以在大學如魚得水、應對自如,但是至少在目前我還是像天空鉛灰的雲,吹不散的濃重惆悵。我不曉得自己要的是什麼,說實在話也找不到一個推我向前的目標。我眼中所見的人群只是影子,就算站在陽光下也是會發黑的陰影。

誰說大學生是醉生夢死的?還有小小聲音在祈禱和平。雖然是自己的和平。

其中一項功課叫我們去看天空,其實到底真正能看到的是誰?這項功課已經被用過太多次,不用看都知道老師希望得到的答案是什麼。關於宇宙對應人類的渺小。awesome!我知道怎麼用嘴回答,但是我用了用心去思考。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