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真的放下,從荊棘密佈的叢林走道廣闊無涯的草原,那片草原沒有什麼我不喜歡的自然生態,就算只有我一個人,也總是有我探索不完的驚奇,沒有寂寞沒有憂愁也沒有那些總是把我逼到瀕臨崩潰的懸崖。現在的他們,把我淹滿。

最近我做了一個我不喜歡的夢,很糟糕的夢。根據佛洛伊德說我們把那些不想面對的事/人壓到我們的潛意識,避免受傷或是減少傷害,於是潛意識像是我們的垃圾桶,我們把我們不想看到/接觸的東西全部投向它了,但是我卻沒有倒垃圾的習慣,我的垃圾越積越多,於是有一天,我的垃圾桶終於撐不住我龐大的垃圾量,在我的腦海/夢裡,肆無忌憚的爆發。

我夢到那是高中開學的日子,原本我已經轉到B學校,可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我又轉了第二次的學,又轉回A校。A校 做了建物以及教室的改變,甚至原本的男女分班變成男女合班,班上有一些我不認識的人,但儘管仍有一些之前認識的同學,我卻無法與之攀談,我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害怕和陌生。「我又轉回來了,他們會怎麼看我呢?」教室鬧哄哄的的,我卻一個人坐在位置上看著他們心裡有點悵然,於是我走出教室,卻無意瞥見兩個我在A學校的同學走在我前方,他們穿著A學校的制服有說又笑,瞬間我嚇得一身冷汗,轉身又回去我的班級坐回座位,我低頭看到我正穿著B學校的制服,想到不久前在我還沒又轉回B校前我也跟她們一樣的穿著一樣的衣服,走著一樣的路上音樂客、體育課,而如今我們卻分道揚鑣,走向各自的路,更令我窘迫、無法向她們承認的是我竟然又回到B校了,對我自己來說是可恥的......。學校的鐘聲又敲了好幾下,出現我不認識的老師,我在一個陌生的教室,教室裡充滿我不熟悉的人,窗外的景色似乎是我喜歡的風景,陽光灑在新的木桌椅上,但那顏色卻像茶漬一樣,一個污漬,一個無法抹淨的黃色髒污......。我低下頭我的視線逐漸茫然白色的天花板泛起漣漪老師的聲音像在水中那麼模糊不著邊際同學的臉與名字我都拼不起來,那以後呢?我要怎麼回家?來回轉四班車投六段票,每天早上五點半起床搭車,早上七點半在點名單上簽名、打掃、考試,這樣過日子嗎?還是我要住宿呢?不行不行我們家以經無法容許我再多支出這筆經費了,家人需要我的照顧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會轉回B校,我後悔了,我真的後悔了,可不可以當作沒發生這件事讓我回A校?「對不起喔,學生的學籍已經呈遞給教育部了,我們無法更改。」她說「那我能不能轉第三次學?」我自問,但是但是但是但是,,,,,然後我自己覺得這一切太不合理,我自己張開眼睛一瞬間,我看到一片闃黑,那是一種多沈靜穩定的顏色,那是個夢。

通常我會馬上把那些我不想要再遇見的東西默默安在垃圾桶,但是個夢我卻無法用以往一般的程序進行,一方面我知道是我內心的反省,一方面是即使過了這麼久我有時候還是存在著一種猶疑的態度以及想法,有時我還是忍不住回頭,思考那到底是不是正確的,即使早已來不及改變。

是的,我還是會被以往的經驗嚇醒,我無法回去了,但對我來說可能是很好的結局。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路人
  • 看完心好疼。
    謝謝分享,正在轉學考慮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