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寫東西,一方面是懶,一方面是怕心痛。

大學雖然仍隸屬在教育體系下,但是它跟以往有截然不同的地方更值得花心思去探索。扯到教育可能令人倒胃,但是如果能自由自主的學習,一定是令人心嚮往之。

我想大學的存在不只是提供一個正規的教育場所,而是一個與未來社會接軌的一個機制與跳板。在大學裡會有形色不一的同學,有的令人驚奇,有的令人苦惱。

在我求學生涯裡班導有一句話直到現在還令我印象深刻,每當我往前踩一步的時候她的諄諄教誨就會讓我不禁意識流了起來:「你們現在記住,你們未來三年的朋友只會在這個班級,我不希望你們跟其他的人來往,即使是隔壁班的我也希望盡量避免。」我只能說有時候雖然很多人不把上級團體看在眼裡,但是其實暗中有某些人會被她們深深影響,不管是好是壞。

我想這是其中一個原因我無法敞開自己的原因,當我真的把人當作是我的朋友時,我不會輕易放開他,但是現在,我得學會放開。

這是社會。

社會是殘酷與現實的化身,問:「為什麼我們不能像小時一樣天真純白呢?如果大家都這樣,會不會世界過得比較好?」

地球是一個不可分割的球體,當太陽照耀著台灣的時候,另一面的美洲大陸是沒有光照的夜晚。

在大學裡,其實很重要的課題是要自己去體驗,面對各種不一樣的人,要用什麼不一樣的方式應對。即使是朋友也是要學會什麼樣的情境要放手。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