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實世界中我還是用跳躍性的思考來解讀人生。當有一天明星的光環隨時光鈍了,他們不會再出現任何一面牆上,他們的海報不是壁畫,直到他們默默慢慢跟一般中年人做同樣的事,或許這樣我才會覺得是時候:他們終於跟我平起平坐了。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