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的時候某個長的很像外國人的小鷹勾鼻女孩向我們說她身受便秘之苦,大家很鎮靜的笑了笑,似乎對她的便秘不感奇怪,有人問小鷹勾鼻女孩:幾天了?
星期四的時候我突然想起,問她:你還有在便秘嗎?他苦笑說:「對呀~6天,快一星期了!」我的媽呀,我實在忍不住的笑了。
小鷹勾鼻女孩長了滿正的,看不出來她有這種宿疾。她似乎常有這種痛苦發生,面對這種窘境,她不會坐以待斃,她會尋找方法克服,例如說她嘗試早上吃麻辣鍋的泡泡麵,但是就如同她姊姊說的,她的肚子非常的頑固!

有一次我和她吃飯,我記得我們點了麵,但是她加了頗辣的辣椒,大家都知道我吃辣的,但是我才喝一口她的湯我就敗倒在她如火灼般的辣境了。後來我問他為什麼要吃這麼辣?她說因為他要幫腸胃蠕動。當時我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狠毒對她的肚子,但是現在我有點懂她的苦了。最可憐的是,隔天我問她有好一點嗎?但出乎我以料之外的是她說他吃完以後她的肚子痛了一下就結束了。什麼都沒有!

當時的我,又笑了。

有些人是店店吃三碗公半的,就是她!她長的不大,但是她的食量令人咋舌!
當我們在櫻桃泡泡那家店吃到感到無趣,認為有差不多的時候,她竟仍不停的吃著蛋糕,露出我還要吃的表情嚇人!
上次我們去北車的微風,我正想著我吃不完一個什麼鍋來著,很蠢的問她要不要高我合吃?她沒有回答,後來有人提醒我:他自己要吃一鍋吧?我恍然大悟。
果然不久,她托著比他肩膀還長的拖盤翩翩坐下,是超大牛排!她一個人嗑光了。

她,是個不容小覷的人物。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