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為我不會再對男人有什麼感覺,但是今天講話的時候,卻突然一陣燒紅漲到耳尖,這種感覺就像阿罵度過更年期,卻在某天發現自己mc來了一樣。

大蓋就是這種感覺吧?

我記得第一次進入男女和班我的想法是:哇!我要逃離我的尼姑生活了耶!那就順勢的大口喝酒豪邁吃肉,盡情享用男色吧!!現在看看覺得當時的我真是個肉食女!可是很快的,我的慾望被澆熄了,原本它就像森林大火一樣焚野千里,一發不可收拾,但是沒辦法,一群一群人對我潑了一噸又一噸的冰水,過了不久,我竟然有反動的想法,想回到那種尼姑生活。(真是不可取)就知道我有多受傷了。

你看過森林大火吧?就算沒看過,那你也看過燒完的房子吧?就是一團焦黑的煤炭,如果想重新回復之前的模樣,就得給他時間休養生息,這段時間,心就像死了一樣,完完全全沒有任何的感覺,心不只是如止水,而是「死」水!

這時候,男人就像蟑螂一樣,不是討厭、害怕、噁心、想打它,而是就看著他們爬吧,爬到哪就隨他們去吧,反正不關我的事,一點點一點點的感覺和想法都沒有,沒有。

說實在的,這種生活其實也跟尼姑生活沒什麼兩樣,既然男人已經變成蟑螂,那對我的生活也沒有什麼差了,只是多了點...生物,而且是我視而不見的生物,跟我的生活完全沒有任何相干的生物,只是跟我住在一起的生物?......好吧?下次我會換個比喻的。於是,這些日子以來,雖然離我之前想像的差遠了,但竟然有點習慣和喜歡,甚至安於這種生活,覺得不食人間煙火的日子,似乎向打禪一樣,入定,定靜安慮得,習慣甚至喜歡。

唉,對男人一點衝動都沒有啊,再怎麼帥的人都沒憧憬,走過就算了,走囉!我真的是尼姑啊!男人在我的眼裡已經沒有不同,也沒有什麼吸引力了。

可是某一天,竟然(如上),哇!我被我自己嚇到了!這是什麼情形啊?我不是應該是(如上)嗎?我知道這不是念阿彌陀佛就有用的時刻(因為我不信),但是卻覺得有點無奈和疑惑,老娘發生什麼事了?我建築得這麼好的城牆,不是火箭來摧毀,不是核爆來炸毀,竟然這麼虛的就......就......被我自己懷疑,真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我要翻白眼了!

總之,我要表達的是我不是戀愛了,重點跟那個男人一點干係都沒有,只是,唉!

我說完了



這種感覺就像阿罵度過更年期,卻在某天發現自己mc來了一樣。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