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蘇西:

關於你的悲傷是無從用文字說明的痛苦,天很黑,你是否一樣害怕闃黑的世界呢?但你忘了,有一種世界是比黑暗更令人害怕,是你猜不透的人心。

我們學習書本上的知識,學習如何去愛,裝扮自己讓他發現我,茫茫人海他卻能一眼發現的亮光。

這個世界還有你未曾完成的夢,相機、底片,你不說話,可是你記錄用他們寫下你所看見的繽紛世界,這個世界太美麗了,比你所想像的還要美麗,但是一方面他又太不可捉摸,一瞬間,你和她們,一起墜下。

活著的人跟死了一樣痛苦,說好的要走過,但是心卻從未離開。是我綁住他們,還是那些對我的思念讓我離不開他們?於是我們一起痛苦的承受關不住的傷悲。

浴血大戰,手無寸鐵、沒有計畫的人是輸家,漂浮的靈魂找不到定點定居,就像風一樣飛過樹林飛過大街小巷,可是再怎麼飛都回不去原先的巢了。抖落一身的碎毛飄零在天空、樹梢、還有我們的記憶,可是你在怎麼努力它都不會跌落地上了,因為你再也不屬於地面的生活了。

天堂是一個很美的地方,所有你曾想過的人間美景他都有,妳是一個小天使點綴天上的絕美,一雙翅一翻,另一個季節又紛飛在妳眼前,軟細如棉的青草像油油水彩畫,參天的巨木像你的手中的蒲公英,妳是朝陽,他為妳開出一頭青蔥翠綠的蓊鬱頭髮;若妳的眼中還留著昨天止不住恨意,他立即削去他一頭茂密,隨妳斷絕、哭乾一整個世紀的眼淚。

每一晚都在哭,每一天過的都是昨天,張開雙眼希望這一切都是夢,或許妳離開的那天開始,他們就沒有清醒的時刻了。

留存的恨引誘著活下來的人復仇火焰,乖張、扭曲的笑臉嘲笑遊走崩潰邊緣的靈魂,誰最放不下誰最受傷,蜷曲的肉體擠壓正癒和的心靈,無力求饒,是放過肉體還是心靈?四濺的血水蜿蜿蜒蜒的流過筋脈,戰敗的獅子命懸一線。

滔天怒意想追殺剪斷生命的劊子手,傷害最深的卻是最愛自己的人,我們都擱淺了。航像未來的船都返航了,沒有掌舵的水手,船隻都迷航了。鏘鏘碎了一地的不止是一個人的夢,而是一連串的崩解。沙灘上沒有腳印,沒有呼吸,混雜淚水的心碎和那些支離的船,一起相撞、毀滅。

我們都有逃避的權利,越想裝作若無其事越覺得日子難過,偷偷關上心房想用時間縫起記憶的傷痕,可是畢竟不是聖人,缺了一塊拼圖便不能算是一幅完美的畫作,越想彌補的缺失洞卻越補越大。

到底是活著的人還是死了的人比較痛苦?藍藍的眼眸深不見底,淺淺的微笑陪著他們繼續度過春夏秋冬,兩個世界的人被分離的很開,可是記憶和祝福是唯一聯繫兩方的細線,我不要求你還惦記著我,但我希望你們知道,我永遠愛著你們,不管在哪裡。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