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迎新不是這麼簡單的!茶會也應該不只是大家喝喝茶、聊聊國事這麼輕鬆!學姐講:「請用絲襪裝飾自己!」我下意識只有一個好久不見的畫面浮現:絲襪套頭!!心想果然學姐不是這麼簡單打發的啊,一開始就玩這麼大,以後怎麼辦哪?「我媽媽沒穿絲襪耶。」「網襪也可以喔~」

我就突然想起當時我跟重考班同學一起討論填志願的相關問題,好像不管哪種分數都是「卡卡」的,不上不下的樣子,某一些想去的學校獲是系所總是好像差一點點的分數,總分的樣子長的好像還可以,但是加權下來好像就是鬼打牆,走不過那層藩籬。

好像我們總是「少一點」。

「那你覺得我們要選校還是選系?」雖然現在媒體有貢獻一點點的宣傳,政府也有一些天馬行空美好的構想,但是中國人優良傳統的概念要消除絕非一蹴可幾,如果你有美麗的T大光環,似乎要出入還是容易了些。畢竟本紀是永矢弗諼,世家已經刪除,再怎麼有能力的人都隨著雞鳴狗盜一起去列家了。

「最好兩個都要。」其實拿在手上的只會抓的越緊,拿不到的才要更努力搶奪。人不為己,天誅地滅雖然很難聽,違反道德倫常,但是這就是萬物不滅的本性。

我又開始黑暗起來了,不行我要朝光明面看去。登上光明頂

其實那時我絲毫沒有想過我會去F大,因為他們說她們某一個同學在F大因為沒化妝被同學嘲笑!這對我來說是從塔克拉碼干而來的一記響雷「轟隆!」劈進我心坎深處,因為老娘七老八十了卻從不化妝的啊!那老娘不是會被他們從頭校到尾的過完4年嗎?「嘶------」就跳過F大了(某一方面是因為老娘上不了F大最有名的那一間系所)

打定主意要去S大的某系,根據他們過來人說不後悔曾經屬於S大過,所以那時我覺得就S大吧!

天翻地覆後誰曉得在最後1天我還是選了F大,一間想也沒想過的系,意料以外的選擇!

有時後境遇轉變是超乎想像以外的,緣分是一種很奇怪的香料、夢。很奇怪的比喻,但是我腦海就是浮現出這兩樣東西。

可能吃一道菜不會記的他的名字,根本已經忘記吃的是什麼,可是有一天有類似的東西重新被舔舐過,就算是很久以前記憶中的味道又會再一次被喚起,我忘了我以前吃過的東西是什麼,但是香料或是配料所散發的獨特香味是不會消失 被我重新想起的夢囈。(拗口)

好像都不是簡簡單單可以打發,around my side.

失望或是驚喜,兩個截然不同的形容詞,兩種心境。

越來越想哭泣的腦袋,卻滴不出半滴眼淚的傷心。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uiescency
  • 聽說有國是這種寫法耶,不知道差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