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實在的,暑假快結束了,我好悲傷。我的下午三點半即將告終,最美的下午三點半...。

這個時間真的很美,似乎在學校都不曾注意過這個時間,因為被麻痺了,上了一天的課,不知道自己還擁有著什麼感覺,最美的或許就是這個時間趴在女兒牆在,等待風的微醺吧?

最近我跟大家一樣,拼命趕作業,這世界呀,總是要到最後一刻,才知道時間的可貴,匆匆一晃,兩個月就這樣過去了。我覺得暑假一個月就好了,剩下一個月在加入學期中,比較不會有學生想自殺的衝動吧?兩個月比較會讓人醉生夢死,可是一個月的假期過完,在學其中還有一個月的假好放,會很有衝勁的!

好啦,學生很犯X,我是學生,我很犯X,可以了嗎?

忙暑假作業,在中時的人間副刊和浮世繪徘徊,找作家,找好寫的文章,才發現我的文學底薄的可以,作家寫上癮,有經驗以後的文章都被我評為「艱深」,他們的文字或許不是這麼的刁鑽(當然很多作家是),但是平實堆砌出來的文字,卻是令人深處在一場濃霧中。

你很難懂他們要表達傳遞的意思到底是什麼,好像是「顧左右而其實在言其他」,像我這種文底淺又直腦筋的人,被他們徹底的打敗了。

例如說第一個要寫主旨,根本就摸不清楚他真正的含意,要怎麼寫主旨?害我寫的超心虛,因為我覺的我是斷章取義,甚至說是嚐鼎一臠,只一兩句看的懂得文字拼湊在一起,又怎麼會齊全?怎能道出作者內心世界或其想表達的情感?完全被我破壞掉了嘛!

受傷,因為文底弱,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難過,因為我得繼續揣測不一定的情感。

一定得這樣嗎?我並不是很喜歡這樣。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