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等人,或許是一個永遠都不可能會回來的人?

其實,現在的我,做什麼好像都有目的,為了利益而做。明知到自己並不是這麼的庸俗,可是卻不得不如此。

常常在想如果當初我有努力的話,事情會不會變成這現在這付德行?可是,不管說什麼,我再也不能挽回了,就像生米煮成熟飯,這個事實,已經在很久很久以前起了化學變化,再也沒有辦法把他便回原樣。

可是,人心不應該是物理變化嗎?如果可以讓它還原,代價是什麼?方法在哪裡?

我想學。

當然,這次做的這個決定當然是為了利益,明的講是對自己有幫助的利益,暗的講,是為了想找那的人。廣告上不是說,不說的願望最希望被實現嗎?可是,我沒看到你,於是我想,我最希望的願望,還是落空了。好可惜喔,安慰。

我一直試著忘記,可是在某時某刻還是會禁不住問自己:「如果 會怎樣呢?」當然,這個答案或序我永遠都不會知道了,所以我很失望,可是更怕你是不是會給我一個更震撼的答案?

我記得我在作文上說的,嗯哼~這很經典,我花了點時間作的,我好佩服我自己!

破碎的夢再也無法拼湊完全,碎了一地的夢要怎麼沾黏?夢想是如此的甜,醒來的夢是這般的鹹,現在的我站在夢想和現實中間躑躅不前,我感覺我被現實的冷酷壓扁。 搖曳的燭火在我潛意識裡催眠......紅色的火如花綻放在我殘缺的身旁,迷幻的火光使我沈醉、昏厥,燒盡了我也帶走我的夢,留下一縷白煙裊裊上升,在風的催促我又做了一場夢。

喔,我後悔了,好噁!而且好像沒什麼關係?算了,重點不在這裡。重點是:算了!

人的心不是一時半刻可以改變的了的,而且我想,我也沒有機會可以改變了。





嘆~






quiescenc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